首页  >  热点  >  新闻特写  >  文章正文
shRNA表达克隆

企业与科学家“牵手”,实现双赢

Feb 19, 2019 No Comments

企业与科学家“牵手”,实现双赢1利马卡耶塔诺-埃雷迪亚大学(Cayetano Heredia University)的生物学家Mirko Zimic(左)在Google的资助下,成功开发了一种低成本的结核病远程诊断系统。

 

科技公司通过资金和合作机会吸引研究人员。

虽然德国弗莱堡大学(University of Freiburg)的计算机科学家Hannah Bast关于改进计算机算法的研究被引用了数千次,但当她临时去瑞士苏黎世的Google研究机构工作时,该研究的影响力才急剧上升。

在Google研究所,Bast与公司工程师合作,开发算法以改善公共交通路线规划;然后她获得了大笔补助金,以继续深化自己的研究。现在的Google Maps应用程序就是在她的算法基础上开发的,每天都有数百万人使用。

Bast是近年来寻求企业研究经费和合作机会的数千名学者之一。对此,她表示,这是她做过的最好的事情之一。

埃及-日本科技大学(Egypt–Japa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研究移动计算的计算机科学家Moustafa Youssef认为,从行业的角度看问题,科研人员与企业的合作一方面带来了很多新的挑战,另一方面也带来了新的思考方式。例如,Google自2005年起已向学术界投入了超过2.5亿美元,Samsung则通过2013年推出的资助计划向韩国研究机构注资15亿美元。软件、互联网和移动通信行业也为和科研院所的合作提供了诸多机会。

与科技公司合作并获取资金,可以帮助科学家设计出与实际应用相关的研究,并可以开辟通向企业就职的途径,而公司则可以通过利用外部科学家的创造力而获益。Google教育和大学计划副总裁Maggie Johnson表示,每次与科研院所合作,都可能得到十几个他们从未想过的方案。研究人员可以探索企业员工没有时间去深挖的公司数据或技术的潜在用途。

但也有限制。研究项目通常必须与公司的商业利益相关。事先与公司员工的专业联系(可能是网络会议的结果)在确定给谁提供资金方面能发挥重要作用。在公司担任临时职位的科学家可能不得不签署保密协议,并注意避免泄露专有数据——这是传统研究资助和公共数据集通常不会遇到的问题。

但尽管有这些潜在的缺点,来自企业的资金可以帮助早期职业研究人员完成项目,并生成数据以支持更大的研究计划。

伊利诺伊大学厄本那—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的计算机科学家Ranjitha Kumar指出,来自企业的资金在早期确实有很大帮助。他曾利用Adobe、Amazon和Google的早期职业资助启动了一项研究计划,研究人们如何与电子商务网站互动。

 

免费的资金

IBM、Intel和Samsung等历史悠久的公司几十年来一直资助学术研究。在过去二十年中,Google、Microsoft、Amazon、Facebook和Adobe,以及中国科技集团腾讯,手机制造商华为和电子商务平台阿里巴巴都纷纷开始给学者提供科研资金。他们大多数开展的是竞争性拨款计划,并在其网站上公开接受申请。同时许多公司每年资助的项目数量都有增加。

Johnson指出,仅Google每年支持的外部研究项目就在250个以上,内容涉及从数据隐私和安全到机器学习和翻译,再到虚拟现实和量子计算等主题。典型的技术公司提供的研究资助金每年从25,000美元到100,000美元不等。这笔钱通常用于支持研究生或博士后研究人员研究特定项目。受资助的研究人员可以在公开文献中自由发表,并且在大多数情况下保留对任何发现的知识产权。

卡耐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的计算机科学家Florian Metze表示,从他们的角度来看,企业提供的是免费的资金。他已经从Google、Facebook和Amazon获得资金,开发算法,生成在线视频内容的自动文本描述。

虽然企业拨款的金额通常比政府拨款小,但通常更容易申请,申请文档也只需要几页。研究消费者如何与在线时尚购物平台互动时,Kumar表示,公司拨款和政府拨款每页申请书对应的金额是一样的。此外,企业资金不需要被大学扣除“间接成本”,因此所有资金都会到研究人员手上。

对于一些科学家而言,企业资金的吸引力不仅仅是关于金钱,而是吸引企业的注意力。利马卡耶塔诺埃雷迪亚大学(Cayetano Heredia University)的生物学家Mirko Zimic从Google那里获得了大约25,000美元,用于研究手机和人工智能是否有助于快速、廉价地诊断耐药性结核病。25,000美金足以支持一个研究生的研究,并购买一些便宜的显微镜。他希望,之后能看到真正的回报。Zimic表示,如果他们能向Google展示他们有正确分类tuberculosis(TB)的操作算法,那么他们就可以拥有一个基于Google的电子诊断系统。

公司可以提供的不仅仅是现金。许多公司让内部研究人员与受资助者保持密切联系,看能否提供建议和合作,有时会合作发表文章。许多公司还主持会议,让受资助的研究人员汇报成果,帮助形成合作。Amazon为资助的研究人员提供高达20,000美元的Amazon网络服务信用额度,这些信用额度可以兑换为在公司的计算机上运行计算密集型程序,或者利用面部识别软件等特定技术。

 

有利有弊

然而,与传统的资金流相比,企业资金有一些缺点。大多数只持续一年——太短,甚至不够支持一名博士生或博士后的研究——并且不保证续约。Metze指出,鉴于申请企业资金,没法提前做好3-5年的研究规划,因此企业资金不能作为实验室资金的主要来源。他还补充指出,通过将来自多家公司和政府机构的资金拼凑在一起能减轻这种不确定性——一旦拿到几家公司的资金,后续申请企业资金就会容易很多。科技公司资助的研究领域严重偏向于与其业务相关的领域,例如人工智能、人机界面、无线电力传输、互联网安全、计算神经科学和量子计算等研究领域。但领域相对冷门的研究人员可能仍然会找到机会,因为公司不断寻求新的业务和产品机会。例如,Microsoft通过其AI for Earth计划资助使用云计算和机器学习算法分析环境数据的研究。Amazon资助的项目涉及为坦桑尼亚创建电话簿等影响深远的课题。


企业与科学家“牵手”,实现双赢2Sankara Subramanian在他的初创公司测量涡轮叶片。

 

虽然更多公司正在公开呼吁申请,但与公司内部员工建立联系可以增加获得资金的机会。(Microsoft的资助计划要求这一点:企业资金的申请人必须由内部研究员或过去的Microsoft会议的与会者推荐。)项目经理鼓励潜在的申请人参加会议,他们可以与当前的受助者和公司研究人员建立联系,发现共同的兴趣。

Metze表示,为实际产品做出贡献可能令人兴奋,但受资助的研究人员并不总是有机会根据自己的研究来分享公司的产品或服务的利润或开发。企业通常非常小心,不会谈论即将推出的产品。

此外,公司通常不提供对任何内部或专有数据的访问。Kumar表示,他们提供钱,让你解答研究问题,但你仍然需要弄清楚如何获得数据来回答问题。她已经构建了自己的应用程序,并招募用户来收集数据。

尽管最近一系列负面宣传损害了企业的公众形象,但研究人员并不担心因为拿企业的资金而使自己名声受损。Kumar认为,她从公司获得资金,并没有受到强烈反对。


互惠互利

科技公司的代表表示,他们希望学者进行投机性的早期研究,但这些研究的回报太不确定,因此使用全职员工进行研究的成本太高。作为回报,研究人员可以看到主要企业在未来几年内可能会出现的新技术。

Intel Labs大学研究与合作主管Gabriela Cruz Thompson表示,他们带来了行业发展方向的专业知识,他们认为这可能会在三到五年内成为一个商业化的机会。以“商业世界中不存在的神经形态芯片”为例,Intel资助的研究人员可以开发这种芯片来模仿人类大脑的工作方式,进一步开发人工智能。

大多数公司每年都有一次公开申请期。当感兴趣的科学家在网上申请时,通常需要填写一份简短的申请,描述他们提出的项目和潜在的申请、他们的研究背景和资格,以及他们计划如何使用经费。一些计划包括额外的步骤,例如,Microsoft邀请申请者到公司总部进行一对一的访谈。

此类资金的竞争日益激烈。Amazon机器学习主管兼德国Amazon发展中心(Amazon Development Center Germany)总经理Ralf Herbrich表示,Amazon最近一轮收到了800多笔资金申请,其中49笔获得资助。Herbrich指出,之前受资助的研究人员来自美国、加拿大和欧洲,但最近一轮吸引了更多地理位置不同的申请人。Johnson在Google也看到了类似的趋势:公司最新一轮融资中获得的申请数量增加了17%,其中来自亚太地区大学的申请数量增加了87%。


企业与科学家“牵手”,实现双赢3John Krumm表示,Microsoft研究院寻求创新科学家申请科研资金。

 

科学家可以通过提出原创而非渐进的想法来使自己与众不同。华盛顿雷德蒙德Microsoft研究院(Microsoft Research)的首席研究员John Krumm表示,他们正在寻找真正的创新者。该机构每年资助5个项目。如果你为几十年来研究过的问题增加0.5%的准确率,这远比不上你提出一个新问题和提出第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

Herbrich同意这一观点。他在考虑是否资助一个项目的时侯会问:这是一个大转折吗?它会影响很多人吗?技术上有趣吗?

一些公司也在大学研究方面投入更多。例如,Intel向部分大学的约15个“中心”捐赠了100万至300万美元,研究人员在这些中心就一个问题进行合作。例如,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的一个中心正在开发量子计算技术。Microsoft还为几所大学的量子计算研究提供资金。在Samsung之校——首尔的成均馆大学(Sungkyunkwan University),研究人员可以利用公司资金和数据流,同时竞争外部资金。 2013年,Samsung公司推出了一项价值15亿美元的计划,该计划每年向韩国学者颁发五年资金,约为45万美元——金额与许多政府拨款相当。据该公司网站称,2018年发放了大约75笔此类资金。

 

企业访学

那些希望与科技企业建立更紧密联系的研究人员可以利用大学休假期间来公司内部工作。例如,Google在其位于加州山景城的总部提供访问教师计划:研究人员也可以在其中一个卫星校区工作。其他科技巨头也提供类似的机会。

去年8月前就职于马德拉斯印度理工学院(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Madras)工程系的Sankara Subramanian认为,虽然在不同地方阅读几篇论文没什么差别,但是被这种专业知识所包围并参加研讨会,与人交谈,扩大视野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他在Google总部工作了一年,在那里他使用公司先进的机器人工具,试图让机器人更好地拾取非刚性物体。Subramanian利用他所获得的知识在自己的实验室开展关于机器人抓取机制的研究项目。他现在创立了一家名为PhotoGAUGE的初创公司。Subramanian指出,Google的研究环境给了他创立该公司的灵感 。

 

实验室连接

2016年5月至12月在Google工作的Youssef指出,学生也可以从与科技公司的合作中受益。他的项目涉及提高Google Location服务的准确性。他还获得了Google、Intel、Microsoft和其他几家科技公司的资助和实物捐赠,他的学生也获得了公司的暑期实习机会。Youssef正准备发表一篇论文。他认为,虽然这项工作可能引起了对Google用户数据的担忧,但其实他可以访问的数据已被隐去了个人信息。

关于Google公司的内部数据政策,Google通信经理Jason Freidenfelds表示,通常情况下,大多数Google员工无法以任何原始格式获取数据。你必须具有非常具体的访问权限,并且必须有特定的理由。

Bast表示,由于部分时间在公司工作,而公司更关注知识产权,科学家的出版率可能会下降;另一方面,在公司内部工作可提供一个为现实世界产品做出贡献的机会。Bast在Google做了一年半的访问学者后,继续改进了交通规划算法的研究,从而获得了来自Google的100万美元的“聚焦研究基金”。她表示,对于公司来说,让外界的人深入思考一些问题是非常好的。这是一个真正的双赢局面。他向大家推荐这种合作方式。


原文检索:
Gabriel Popkin. (2019) How scientists can team up with big tech. Nature, 565: 665-667.
张洁/编译

新闻特写, 热点
No Responses to “企业与科学家“牵手”,实现双赢”

Leave a Reply


7 + = fifteen